《寂寞光年》里有句歌词,漫长的寂寞淹没我的难过,我的世界是零下的沙漠。

我的世界里都是小时候的玩具和颜色,射手的同病就是玩,玩的越狠,世界里就越没有人的痕迹。

可能有一天我打开自己的内心房间,发现里面摆满了铁皮玩具和五颜六色的蜡笔。
欢迎,光临我的世界

评论 ( 4 )
热度 ( 3 )
  1. 面包兔鱼墨墨的紫龙战士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鱼墨墨的紫龙战士 | Powered by LOFTER